• 2009-05-01

    转载一组片:湄公河强盗(Mekong's Robbe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ipic-logs/38776729.html

    写出来是怕自己忘记。这是去年11月在柬埔寨吴哥摄影节看到的一组片,叫湄公河强盗(Mekong's Robbery),法国图片社Oeil Public的摄影师Samuel Bollendorf拍摄。发在TIME杂志上。

     

    云南大坝

     

    柬埔寨渔民

    缅甸

    商品运输

    泰国

    柬埔寨

    A Bend in The River
        翻译来源:美国《时代》杂志

          几千年来,中国几乎不碰浩荡的湄公河,让它奔腾的源头畅通无阻地从青藏高原向下流过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但在过去几年,这新兴的超级大国已经开始把世界第12大河变成地区商业的高速路和水力发电之源。对许多印度支那企业家而言,日盛的中国贸易和投资让一个落后的地区得以参与上游邻居非凡的经济扩张。中国在云南省湄公河上游建造一系列大型水坝,东南亚政府希望中国在水坝完成后分享电力。有两个水坝已经建成,至少有六个还在计划中。

      但对下游的千万居民而言,中国管理湄公河的努力也威胁到他们的生活方式。全世界内陆水域捕到的鱼有17%来自这条慷慨的河,90%的流域居民是维持生计的农民,他们主要依赖湄公河营养丰富的水灌溉农田。然而中国的大坝以及要令这条河流适宜大船航行的工程已经开始给河流的生态造成创伤,让鱼儿无法迁移和产卵。非盈利的“东南亚河流网(Southeast Asian Rivers Network)”估计,由于中国的活动,泰国-老挝边界的鱼已经减产一半。农民也抱怨从前滋养稻谷的定期洪水已经被中国现有的两座大坝中断,而且未来的水电项目只会令事情变得更糟。监察环境的“国际河流网络(International Rivers Network)”的曼谷顾问米德尔顿表示,“如今谈到湄公河就不得不谈中国。”“这条河发生了很多事情,无论是经济的、社会的、环境的,都可以跟中国崛起挂钩。”

        2001年,渴望促进贸易和交通的东南亚政府引入中国人员,开始爆破和疏浚经缅甸和老挝到泰国河道,清理一度妨碍船只通过的岛屿、暗礁和急流。自此,沉睡的东南亚河港就变成新兴城市,来自中国的船带来廉价的电子品、水果、水彩以及各种各样的塑料小玩意。河流的交通是双向的:在2006年12月,第一批运载精制石油的船只从湄公河前往渴望能源的中国,开放了一条有潜力的船运替代路线,回避海盗猖獗的马六甲海峡(如今中国大约一半的进口石油都是经马六甲海峡运送)。而且由于中国需要安置它不断膨胀的外汇储备,临河的首都金边和万象如今闪耀着中国建造的道路、建筑和其他基础设施。明年中国的建筑工人将完成1100英里的、与湄公河平行的云南-曼谷公路,到那时,洪水般的投资将增长更甚。中国船长刘京春(音译,Liu Jingchun)表示,“中国人是天生的生意人,多年以来我们封闭自己不做生意。如今我们再次可以做贸易了,就像是巨大的水闸打开了一样。”
      

         在云南省青翠的深山处,一万工人大军在一个大面积的工地上劳作。到2010年,这偏僻的一段湄公河将变成平静的水库,淹没湄公河发源的峡谷。小湾坝是中国第二大电力项目。鉴于在旱季湄公河流域的一半水源直接来自中国,科学家担心小湾坝将成为一个控制五国数百万民众命运的龙头。环境足迹估计,大坝可能令滋养南方的肥沃淤泥减少35%——对于以来湄公河提供80%的蛋白质需要以及稻米生产的地区而言,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消息。 

      然而许多中国人并不怎么了解湄公河之于其他国家的重要性。在小湾坝工作了两年的地质工程师胡淘(音译,Hu Tao) 表示,“这一段河是我们的,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他国家可以处置它们那部分河段啊。”从某些方面而言,胡淘的漠不关心是可理解的。在中国的湄公河河段过于湍急,不适宜船运或大范围的捕鱼,人类在这段河流能捞到的唯一真正好处就是水电发电。世界鱼类中心(World Fish Center)的研究学家巴兰(Eric Baran)指出,“在柬埔寨,它(湄公河)关乎生死。在中国,它只是一条河——甚至不是一条非常主要的河。”

      中国政府也并不认为有必要咨询南方邻居。北京拒绝参加湄公河委员会。米德尔顿表示,“我认为中国不想加入这个委员会是因为届时会有环境展望。但当河流源头的最大国家不参加这个委员会,那这个组织就基本上没有力量。”

        这些大坝可能促进面临严峻的能源压力的发展中国家的增长,但也会带来严峻的长期的环境后果。部分由于越来越多的大坝减少河水流量,来自南中国海的海水已经开始涌入湄公河。在过去几年,这些咸水已经蹂躏农场和渔业。

      正当一种生活方式开始消失,另一种方式涌现。湄公河三角洲尽管水资源丰富,但长久以来遭受战争和贫困的折磨。如今,该地区欢迎中国投资者。中国投资者蜂拥到新建的工业区,在那里,越南工人在辛勤生产摩托车、鞋和电视。今年,由大约40个中国企业提供资金的价值10亿美元的工业园将为成千上万的越南人提供就业。对于努力奋斗的年轻一代来说,他们国家与中国的历史仇恨是古时的题材。农民Do Quang Tranh大谈中国产品如何华丽,惊叹中国制造的砖的美丽,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拿自己的田地去换一份中资工厂的工作——尽管村里的老人警告说那是北方的可怕国家。湄公河的潮起潮落给三角洲的人们带来祝福,也带来诅咒。对于Tranh和其他越南人来说,他们只能希望从河流如今给越南商店带来的事物中获益:中国经济扩张的活力,以及美好生活的诱惑。(作者 Hannah Beech)

     

    摄影师Samuel Bollendorf照片见Oeil Public图片社

    http://www.oeilpublic.com/index.php

    Time原文链接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657580-3,00.html

     

    分享到:

    评论

  • 我们不也是在赞扬美国货的时候把自己的环境牺牲了,只是美国的河没有流到中国来
  • 这组片子很容易就能看明白,天空多发些,长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