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平遥摄影节《向西向西·谷仓2009西部摄影师联展》

    总策划:王西野 马静坡
    策展人:马静坡 刘劲勋 王莲
    时间:2009年9月19日-9月25日
    地点:山西省平遥柴油机厂展厅


    参展摄影师:范宏伟(甘肃) 贾新城(新疆) 廖斌(甘肃) 刘劲勋(甘肃) 李伟(内蒙)马晓峰(宁夏)任建军(青海) 徐旭(甘肃) 孙茂(甘肃) 王西野(甘肃) 王玫(甘肃)  张晓明(陕西)

    这是西部摄影师的一次集体亮相,欢迎各位朋友!展览期间我几乎都在平遥,我电话13681475054

  • 谷仓当代影像馆参展“2009平遥摄影节”作品《向西向西·谷仓2009西部摄影师联展》由色影无忌独家抢先放送。联展包括12位西部摄影师作品,由谷仓当代影像馆馆长刘劲勋和中国影像资料馆的王莲共同策展。出生于内蒙古的摄影师李伟,以拍摄的组照《大地》,有幸作为内蒙唯一入选该机构的作品。

    兰州谷仓当代艺术机构:
    http://www.gucang.cn

    无忌影展链接:
    http://www.xitek.com/topic2009/xx-yingzhan/album.html


    策展人与李伟的对话:

             问:说到西部的文化,我们不得不提到伟大的游牧文化;一提到游牧文化,我们就必须说到蒙古高原这片土地,就不得不将目光注视到古老伟大的蒙古族人的身上,正是他们承载了太多文化的符号,所以,我们都一直很期待有关游牧文化的影像。你是生长在蒙古高原,并且愿意用相机去记录的一个摄影人,你是如何看待这片孕育了伟大文明的土地?
            李伟:我生在呼和浩特市,后来上大学来到北京。我对草原上的蒙古文化认知并不多。现在重新审视故乡内蒙古,恰恰是我在寻找心灵归属。对这片神圣的土地,有太多的文学艺术作品赞颂了,我的影像只能反映些许片段。
     
             问:我觉得你看这片高原的视角很有意思。早先我们看到有关蒙古游牧文化的影像采集,一个是阿鲁斯,一个就是阿音。阿鲁斯的影像真是蒙古血液在他身上的自然流淌,作品极富一种游牧民族特有的诗性之美;阿音的影像则是以平实冷静的视角为我们呈现了游牧民族特有的生命态度,是值得我们静静对视,值得尊重的影像。你的影像采集方式却有很大的不同,更关注游牧文化在当下的现实状态--------其实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文化话题。我想有关这一点,你一定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观察和思考,我很想听听你对这一话题的态度和相关的影像方式的阐述。
            李伟:最初我受到凯鲁亚克的小说《在路上》,和弗兰克的摄影集《美国人》影响。那是一种渴望上路,寻找个人理想和心灵归属的状态。我的“在路上”,是在我故乡这片土地。我对于游牧文化,以及蒙古族传统文化,在汉文化下的变迁很感兴趣。当下蒙古族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比如内蒙几乎很少有游牧了,草场添加了网围栏,牧民们很多都在嘎查和苏木定居。年轻的蒙古人也多穿着时尚,不怎么穿传统的蒙古袍。
     
             问:这样一个关注方式和拍摄题目,会是一个庞大而且漫长的的影像采集过程,能不能介绍一下你的工作方式和图片编辑思路,这一点对很多西部的摄影师会有很好的借鉴和参考价值,因为你所关注的,也正是其他西部摄影师在其他区域同样在出现的话题。
            李伟:我先后去了锡林郭勒草原,西部的阿拉善,也去了东部的呼伦贝尔草原等。每次出门拍摄大约半个多月,回来后整理。在编辑思路上,我更愿意选择能体现出当下蒙古人情绪和生活状态的肖像照片。
     
             问:你对影像的态度值得称赞。对当下文化状态的改变保持了很高的敏感度,这一点在西部的摄影人身上是鲜见的,更多的人或者沉迷于“概念化”的西部文化中难以自拔;或者习惯于“文以载道”的思维方式中自我娱情,对正在进行的现实性状态缺乏敏感,所以我们看到的可能更多是“想当然”的西部影像,你对这一点是如何看待的?你认为影像最本质的是什么?什么样的影像是你所追寻的?
            李伟: 我觉得每个人都别弄那种“想当然”的照片,那些只能是别人眼里的。关键在于面对自己。我所追寻的就是多拍一些家乡的照片,一些内蒙古档案式的照片。我认为影像的本质就是档案,就是见证历史。个人比较喜欢德国摄影师桑德的作品,他拍下了那个时代的面孔。

  • 严明《我的码头》摄影展
    展览城市:广东广州
    展览时间:2008.8.15-9.15
    展览地点:广州环市路华侨新村75号摄影画廊


      码头,就是家国,码头就是世事变迁的见证和舞台。严明就是个跑码头的人。那里是他的江湖。
    中国是令人目眩的。剧烈变革中的中国,人和事时常处在集体的无奈与不确定中。我们生活在这里,满地都是意义、满地都是问题,有问题就有艺术。“问题”与“价值”,就分布在他迫切寻找一个个码头,一个个意义的码头。
      严明的作品正是一种自我放逐的观察体验。在拍摄过程中他把自己变成一个体力劳动者,在经历中关注人的状态、抓取事态发展的经典切片。严明如他拍摄对象一样忙碌、狼狈、艰辛、张皇、惆怅......也在这期中与他们一起感受平静与尊严。